十五(下篇)

    月圆日,十五早早就把花开好了等着去市集玩。早上,他没有来。“兴许是中午呢。现在凡人可懒了。”中午,大太阳高高挂,晒得人眼睛都睁不开。“兴许是下午,现在那么热,去玩也不会好玩的。”下午,太阳渐入地平线,黄昏的知了更让人心烦。“骗子大骗子!”十五再也没有耐心找借口。

    “凡人就是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骗子坏蛋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%&#¥)”

    直到圆月,把夜幕划开一道亮口,那个着白衣的翩翩男子,才出现在十五面前。本就俊美的脸庞,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更显轮廓分明,也更显英俊。十五痴痴看着,没想到他真的会来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们走吧。”他把十五的花摘下,“花开得这么好,这阵子吃饭香了没有营养不良了呀。”

    十五不知为何,竟没有还嘴。他把花小心翼翼地收进袖子,十五木讷地跟着他,一直低着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开心?怎么都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个原因。晚上的市集才热闹呢,今天又是中秋节,大家会出来赏月的。”

 

    之后的一个时辰,十五见识到了她这辈子最新奇最好玩的东西,人间实在是太适合她这种多动爱玩的性格。眼看着时间快到了,可是十五对市集上的摊子还是恋恋不舍。“再不回去你就会没命了这样也没关系吗?”直到他抛出狠话,十五才把发光的眼神从小摊上面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人间实在是太好玩了!我以前竟然不知道这样的地方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!”回去的路上,十五的眼睛亮闪闪的,像是市集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难道天上不好玩吗?”他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“好玩个屁。一大堆礼教,那些个成仙的都早已不食人间烟火,我看他们都已经快修成老呆子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果然不适合你!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找了个借口就下来啦,你为什么不怕呢?”十五想不通的问题还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怕你么?我向来就对这些事情感兴趣,想知道你们的事情,也研究过很多传说。世界上有鬼怪,但是并不是全部的鬼怪都是要害人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担心我是害人的妖怪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就你那拙劣的变鬼技法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一路上,他给她讲人间的趣事,她给她讲天上的见闻。一直到十五回到自己的花根上,他还是坐在旁边,就着月光,一直聊着一直聊着。他约好,每个月的十五都来带她去玩。

 

    就这样一个个十五过去了,十五开始每天盼望着每月的月圆夜。不仅能开花,还能见到他,还能出去玩,真是个好日子!

    十五渐渐发现,也渐渐承认,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常穿白衣的美男子。显然,十五一开始发现的时候是不想承认的,但是和他接触得越多,就越发现他的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他总是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花放在袖子里面,他会在市集上面买些十五相中的小玩意给她,他把在马车面前惊慌失措不会躲藏的她救下,他会讲很多人间的故事给她听,他喜欢在十五发脾气的时候哈哈大笑,他会轻轻拂起落在十五额前的一缕头发......

    十五更不知道的是,在他们第一次出游之前,他悄悄躲在暗处偷偷看了好多天的十五,摸清了十五的生活习性,知道了十五的花期;他在家里画了好多幅十五的画像,喜怒哀乐,小心收藏着她的一颦一笑......

    有一次他同十五讲:“别再去吓过路人了,一个好的花仙子不应该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就这样做了,再也没有对过路人下手。旁边的月季花知道这是受了那位公子的影响,但是她们非常担心,因为毕竟人妖殊途,这样的发展不知会遭到怎样的天谴。不是没有好心的月季花提醒过十五,但是十五不以为然,依旧保持着同他的交情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怕天谴,难道不怕那位公子也遭到天谴么?”那位好心的月季花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我会替他承受的。”十五嘴上这样说,但是要是牵扯到他的话,心里还真没有底。

    那天十五问了他:“你不怕遭天谴么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我站得直行得正,一辈子没做过坏事,老天不会无端端惩罚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兴趣所在呀。听你讲你们妖怪世界的事情,我很开心,也有了很多写作的素材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,写我?”十五竟然羞红了脸,好在月亮适时地藏在了云朵后面。

    但是那双黑夜中盯住她的清凉眼神,竟然比正午的太阳还让人感觉燥热。

 

    如往常一样,十五在月光下等待着他的到来。但是这天夜里,他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也许是家里有事情了吧,十五这样安慰自己。可是下个月,下下个月,他还是没有出现。他的痕迹,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。十五开始焦急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每天在月亮下面祈祷,

    “今夜,他会不会来?”十五抬头看了一眼月亮,默想,“月儿你一定要让他来。”

 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——

    一个模样清秀的年轻人来到十五的那株月季花前面,跪下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“花仙子,我知道大哥在这些日子里面总是和你在一起,我翻看了他写的札记。不知道大哥哪里招惹到了你,可是你能不能高抬贵手,不要将这些折磨加诸于大哥身上。我们不忍每天看着大哥饱受病痛的折磨,现在他连起身都做不到了,明明是一个好人,为何要遭受这样的不幸。仙子若是心中郁结不能发泄,就请冲着我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再磕了三个头,离去。

    十五回过神来,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

    多天打听,才知是天庭的降罪。十五跑去请花神大人帮忙求求情,可是没想到花神也不肯帮她。

    “我本也喜欢你活泼好玩的机灵性,我也知道这次你只是想下凡玩闹,遂睁只眼闭只眼让你下去了。谁知道你竟然给我捅出这么大的娄子,这是天庭的铁规,我也奈何不了!”

    “花神大人,我已经知错了,求求你帮帮我,降罪给我吧,那位公子并没有什么错啊!”

    “哼,想要窥视天机就已是大罪,本应下地狱,只是让他有些病痛已经很不错了!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,求求你,让我......这......不是......他的错......都是我......”十五抽泣着,说话已经不能连贯。

    “唉,回去吧,你是该有点教训了。”

 

    十五失了魂,走投无路之下,决定自己去和掌控人间病痛的荒神谈判。但是听说这荒神是远古开天时支撑四天一角的神兽,并不是轻易能见到的。

    十五到天上偷来禁药金蝉脱壳,能让她离开花根五天,此时的她已经不管后果。她不眠不休地来到荒神居住的地方,只见尖石遍地,寸草不生。习惯了软土地的十五走起来不免费力,不一会脚上已是鲜血淋漓。一瘸一拐地来到荒神的洞口,十五深吸一口气,走了进去。

 

    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们已经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知道,每月的月圆日,总有一个白衣男子坐在一株残败的月季花旁,黯然神伤。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之乎者也 | Powered by LOFTER